韶关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 正文内容

最强狂兵最新章节_《最强狂兵》 正文 第2682章 我宁愿去亲一头猪!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韶关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苏锐的这一脚虽然已经收着力气了,可也踹的不轻,苏无限在地上躺了好几分钟才勉勉强强的爬起来,着实狼狈不堪。

    而苏炽烟真的是被这场景给震撼到了,因此直接傻愣愣的,完全没想起来要去把老爹给搀扶起来。

    苏无限扶着自己的髋骨,狠狠的皱着眉头,那里是被苏锐踹中的地方。

    然而,这种疼痛还是可以忍受的,可是苏无限内心之中的恶心感,却是根本没办法去忍的!

    想到苏锐在自己脸上留下的那些口水,想到那个家伙的手在自己的身上胡乱摸着,苏无限就有种极度反胃的冲动!

    他看着躺在床上一脸无辜的亲弟弟,恨不得把他的咸猪手给砍了!

    苏炽烟使劲的咳嗽了两声,然后涨红了脸,问道:“爸爸,你没事吧?”

    苏无限没有回答,而是恶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说道:“我去洗澡!”

    可怜,一代神人苏无限,风流倜傥,威风无比,此时却在苏锐的面前完全破功了!

    在苏无限走到苏炽烟面前的时候,还停顿了一下,又补充着说道:“还有,以后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能进我的卧室!”

    “好,爸,你放心好了。”苏炽烟憋着笑,艰难的点了点头。

    苏无限重重地哼了一声,便走到浴室去了。

    苏炽烟看着坐在床上一脸无辜的苏锐,满脸的笑意再也忍不住了,笑的连腰都弯了!

    苏锐还是觉得很憋屈:“你笑什么笑,我就是一不小心睡着了,一不小心做了个梦,谁能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说着,他跪在床上,捶胸顿足,就差没嚎啕大哭了。

    看来,他也是发自内心地感觉到了恶心!

    “你不至于这样吧?毕竟,偶尔换换口味,也能够给生活增添新鲜感觉的。”苏炽烟微笑地说道。

   &nb患有癫痫病8个月,请问要怎么为他治疗癫痫病呢?sp;换换口味?

    苏锐仍旧一脸悲愤,他喊道:“什么新鲜感?这是惊悚感!我特么的宁愿去亲一头猪,也不想亲苏无限!”

    苏锐这话音一落,正在浴室里冲澡的苏无限便是满脸铁青了,他一个不留神,脚下一滑,然后再一次的摔倒在地!

    听着浴室里面的巨响,苏炽烟一脸艰难的对苏锐说道:“要不,你进去,把我爸给扶起来?”

    苏锐仍旧悲愤的说道:“那你还是杀了我吧。”

    而浴室里面的苏无限,简直快要被气炸了。

    这一次摔倒,又是先前被苏锐所踹中的位置先着地了,把他给疼的倒吸冷气。

    然而紧接着,苏锐的话语又传进来了:“炽烟,给我找地方洗个脸刷个牙,太恶心了,太恶心了。”

    …………

    苏炽烟靠在门框上,看着一遍又一遍的往脸上挤洗面奶的苏锐,说道:“你也不用那么认真吧,我这一瓶洗面奶都被你用掉一半了,还不够洗干净的?”

    在此之前,苏锐已经刷了十遍牙齿了。

    至于那一只抚摸过苏无限胸膛的手,则是已经快要被苏锐给洗秃噜皮了。

    终于,在十分钟后,苏锐停了下来,然后把苏炽烟的那洗面奶瓶子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因为,这已经被他给用光了。

    苏炽烟摇了摇头,她发现苏锐还是一脸苦涩模样。

    “你怎么了?”苏炽烟不禁问道。

    可是,回答她的,却是一记十分响亮的耳光声!

    当然,这耳光肯定不是打在苏炽烟的脸上的,因为……苏锐竟是自己抽了自己一巴掌!

    “你打自己干什么啊?”苏炽烟连忙上前,因为苏锐这一下子真的很用力,他的脸都被抽红了。

    苏锐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模样,他似乎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觉得我自己也很恶心,非常恶心,极度恶心!”

   &n沧州那家医院治羊癫疯好bsp;连续加了三个形容词,看来苏锐真的快忍不了自己了。

    “为什么啊?”苏炽烟感觉到十分好笑。

    苏锐摇头叹了一口气,他照了照镜子,感觉到镜中的自己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英俊帅气,反而变的面目可憎!

    “你都不知道,我在梦里有多狂热,可一睁眼……”苏锐又抽了自己一巴掌。

    苏炽烟再度笑的不能自已,腰都快直不起来了:“你这就是传说中的饥不择食吗?”

    “那也不能选择你老爹啊!这……”苏锐说着,又是一脸的悲愤。

    苏炽烟笑道:“我已经跟爷爷说过了,他开始安排晚饭了,到时候,你们好好喝两杯,希望能把这种尴尬给化解过去。”

    确实,这哥俩之间发生了这么劲爆的事情,待会儿怎么面对面的吃饭啊?

    …………

    过了十几分钟,苏无限才穿着浴袍,从浴室里面出来了,看他走路的样子,竟是稍稍的有点一瘸一拐的状态。

    那一跤摔的可着实不轻啊。

    而在浴室角落的垃圾桶里,还丢着一个空了的沐浴液瓶子——超大瓶的。

    看来,这哥俩的状态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把自己往死里洗。

    苏炽烟敲了敲门,然后走进来,她一看到父亲这铁青的面色,就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苏无限没好气的说道。

    今天对于他来说,真是可以称得上是无法回忆的一天了。

    “爷爷安排了晚餐,让您一起过去。”苏炽烟说道。

    “我不去。”苏无限面朝窗户,瓮声瓮气地回了一句。

    “爷爷说,一定要让你去。”苏炽烟看着老爹的样子,就忍不住地想笑。

    “不去。”苏无限仍旧是头也不回地说道。

    “爷爷说有重要的事北京癫痫病医院在什么地方情要跟你说,爸爸。”苏炽烟只是传达苏老爷子的意思,她知道老爹不会违背的,“爸,咱们十五分钟后出发吧,你先换件衣服。”

    说完,她情不自禁地看了看那被苏锐和老爹给搞的皱巴巴的床单,然后又强忍住笑,走了出去。

    苏无限望着窗外,满脸都是黑线。

    …………

    苏锐又回到了苏家大院。

    现在,他已经非常自如的出入这里了,再也不像之前那么畏畏缩缩。

    不过,他和苏无限并没有同乘一辆车,两人非常默契的选择上了不同的车子,甚至都没有多看对方一眼。

    苏炽烟不禁说道:“我觉得吧,你们俩现在的状态,就像是偷情被人发现了一样。”

    苏锐正在下车呢,结果差点没给这句话雷得外焦里嫩的。

    等进了老爷子的独院,苏锐看到老人正在修剪花枝呢,他拎着手上的礼物,说道:“爸,从英国给你带了点东西。”

    “搁角落里吧。”苏老爷子抬头看了看苏锐,然后继续修剪花枝,“小子,以后别买这些没用的东西。”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老爷子的眼角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苏锐也跟着笑了起来:“爸,您这演技可真不怎么样啊,言不由衷这四个字说的就是您了。”

    苏老爷子看起来比之前清减了一些,但是精神头却还挺好的,他并没有接儿子的话茬,而是说道:“在德弗兰西岛上表现的不错。”

    苏锐嘿嘿的笑了起来:“没给您老人家丢人吧。”

    “凑合。”

    老爷子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便把剪刀放下来。

    不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对老爷子来说,已经算是非常高的评价了。

    过了没多久,苏天清也风风火火的赶回来了,她一见到苏锐,自然是一番嘘寒问暖,那关心的样子,看着苏锐都满心感动。

   &nb淄博羊羔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sp;终于,晚饭开始了,苏意也在吃饭前赶回来了。

    苏天清看着苏无限,一肚子的纳闷,然后看起来很不爽的说道:“我说苏无限,你这是甩脸色给谁看呢?”

    苏无限哼了一声,并没有讲话。

    苏天清更加不满了:“苏无限,小锐他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救了这么多人,你不夸奖两句也就算了,还摆什么臭脸?”

    在苏锐尚未认亲之前,苏天清还能喊苏无限一声大哥,可是再后来,一旦苏锐和苏无限发生“摩擦”,那么苏天清便会毫不讲理的“拉偏架”,对自己的大哥也是毫不客气的直呼其名了。

    苏意也明显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不过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全部放在苏无限的身上,他发现苏锐的表情也不怎么好,和苏无限从进门之后就没有对视一眼,双方处于互不搭理的状态。

    一想到自己那平日里似乎能够洞察一切的大哥被苏锐给整的完全没有了脾气,苏意便摇头笑了起来。

    此时,憋着笑的还有苏炽烟。

    “炽烟,这是怎么回事?”苏意看向侄女儿,问道。

    此时,苏炽烟已经憋得脸色通红,眼看着笑意就要迸发出来了。

    “别笑了,你再笑,我的好奇心也要被彻底勾起来了。”苏意说道。

    苏老爷子的目光在苏无限和苏锐的脸上来回看了两圈,而后说道:“你哥俩这是怎么回事?”

    苏锐别过脸去,苏无限也是满脸黑线,不吭声。

    “炽烟,他们到底怎么了?”苏天清问道:“打架了啊?”

    她问出这句话后,都还没得到苏炽烟所给出的答案呢,就控制不住的对苏无限开喷了:“苏无限,你究竟还是不是个当大哥的?苏锐多大,你多大?跟弟弟这样生气,你还真是有出息啊!”

    帮亲不帮理这句话简直在苏天清的身上体现到了极致。

    听到妹妹这么说,苏无限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mwnng.com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