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视频 > 正文内容

数千万美元的单笔融资 游戏陪玩正被跑马圈地

来源:韶关新闻网   时间: 2018-07-13

游戏、电竞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虽然目前愿意花钱请打手的需求有限,但是开黑的需求是巨大的,潜力也是不可想象的。而这或许也正是资本看中这个领域的原因之一。

读大学时,兼职无外乎家教、派传单。现在呢?游戏代练、陪玩正成为越来越多大学生或年轻人的选择。游戏代练由来已久,很多规模化的代打工作室,主要代打《魔兽世界》、《LOL》、《王者荣耀》、《梦幻西游》等热门游戏。笔者采访的A君表示,他大学班班级有17位男生,其中5-6位就在做兼职代练。其中一位专门代练《DNF》,日收入可以达到500人民币。

游戏代练拼的是实力,赚的也是辛苦钱,日入几百人民币基本上需要代练者一天10多个小时的奋战。但目前有一种更为高调的职业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这就是游戏陪玩。

游戏陪玩并非是新生职业,当年《传奇》、《征途》的PK活动,就有一些大R玩家通过YY工会等渠道雇佣高手玩家参与团战。近年来,随着 “开黑”成为大众娱乐的方式,尤其是去年开始出现的“吃鸡”潮,让游戏陪玩在大学生或年轻一代中生根发芽。

相比游戏代练,游戏陪玩门槛更低。你或许不需要拼技术,只要你颜值高、声音条件好、幽默风趣,也能获得不错收入。

目前游戏陪玩还处于一个粗放式增长阶段,有自身的瓶颈,也面临不少争议和风险。

百态的游戏陪玩入口:网店、App、线下……

网店,增加游戏陪玩服务

淘宝、天猫的游戏专营店早已加入了“游戏陪玩”服务。当你搜索“游戏陪练”,就会出来一系列符合要求的店铺或宝贝 。

这里的游戏陪练人员刻意的往“导师”形象打造,给人比较专业的感觉。

游戏陪玩App,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随着“开黑”需求日益庞大,各类游戏陪玩App近两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市面上超过 30款提供此类服务的App,比如,暴鸡电竞、高手电竞、比心、大神电竞、约宝宝、猪队友、买萌、开黑大师、点点约玩、鱼泡泡、猎游、游伴、猎象电竞、喵喵玩、喵多多、畅畅、优玩、捞月狗、代练多多、连飞电竞、萌牛电竞、超级代练、Carry电竞、带鱼电竞……

太原治疗癫痫病的医院p>

包括但不局限于以上App

这些App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提供纯游戏陪玩业务,比如暴鸡电竞、高手电竞;一类是除了游戏陪玩业务之外,还提供声优聊天、音乐等服务,比如比心、买萌。

各大App都在跑马圈地,有些App来头不小,有些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比如,

——暴鸡电竞是腾讯系创业团队,创始人兼 CEO 官志远为前腾讯互娱竞技游戏品牌传播组负责⼈,统筹负责《穿越火线手机版》与《王者荣耀》等竞技产品攻坚上市,另两位创始人王笑野、董鹏也都曾负责过《王者荣耀》的电竞体系搭建、品牌建设与上市推广。据有关媒体报道,去年底,暴鸡电竞的注册用户数已超过120万,月活跃数超过60万,每天仅王者荣耀陪玩订单就超过1万单。

——据有关媒体报道,比心2017年的流水超5亿,截止到2017年末,累计注册用户超过600万,平台认证大神数量超过50万。

——高手电竞App是由VG和EHOME两家国内顶尖的电竞俱乐部联手打造。

在游戏陪玩方面,相比网店打造的“导师”形象,这些App上的游戏陪练人员则更凸显个性,头像以生活照、个性照为主。

这些App的一个优势是给用户提供了一个平台。如果你想成为陪练者,只需要在这些平台申请即可,且你不一定是游戏大神也可以成为陪练者。比如某App成为陪练,有三个等级:娱乐陪练(仅女生,对游戏水平无要去)、普通游戏陪练(仅女生,对游戏水平低要求)、大神游戏陪练(男、女均可,对游戏水平要求非常高)。

线下,更多寻求异性陪玩

实际上,线下游戏陪玩比线上的历史还要游久,除了通过网上约线下陪玩之外,还有通过跟网咖的合作实现。

据业内人士表示,很多线下陪玩更多的是异性陪玩,而因为其特殊性,面临的争议更大,风险更高。

此外,各大陪玩QQ群也不断涌现,形成了私下的交易中心。

总的来说,游戏陪玩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拼技术,跟大神开黑;一类是休闲陪玩,对游戏技术要求没那么搞,通过语音交流等方式给用户带来更愉悦的游戏体验。

收费个性差异大,月入过万不易

收费标准因平台、人、游戏而不同

游戏陪练收费一般是根成人癫痫病发病症状有哪些据局或小时收费。线上陪玩的价格主要在10-60元区间。比如,

某网店《绝地求生》的价格:

40/H:游戏时长500+,可以跟老板一起杀人,一起吃鸡,教老板基本操作

50/H:游戏时长1000+,运气好可以带老板吃鸡,可以指挥,教老板很多细节问题

60/H:游戏时长2000+,绝对的大神气质,各种指挥战术,各种枪械使用,各种车技表演

某App《绝地求生》《LOL》《荒野行动》均是10元一局。

某网店根据LOL段位收费:青铜白银15元/局,30元/小时;黄金20元/局,黄金40元/小时;白金25元/局, 白金50元/小时……

有些App提供额外的收费项目,比如《LOL》某妹纸的陪练收费是,基础语音陪练是35元/小时,萌妹子额外加5元/小时,会喊666额外加5元/小时、声音甜美额外加10元/小时,如果全部加上,那么一小时,LOL的陪玩费用是55元。

还有视频和线下陪玩,价格更高,尤其是线下陪玩一般是100-200元/小时。

有些App提供视频陪玩和线下陪玩。比如某App某妹纸提供的LOL视频陪玩,基础服务费是120元/小时,颜值高加30元/小时,辅助妹子加10元/小时,全部选上则是160元/小时;线下陪练则基础服务费是200元/小时,还有其它的额外服务项目可供选择。

数千万美元的单笔融资!游戏陪玩,正被跑马圈地

但这钱赚的辛苦。一位游戏陪玩人员表示,以平均每小时30元计算、一天8小时、一个月不休息,也才拿到7200元。

因其特殊性,游戏陪玩面临不少争议和挑战。

争议和挑战:名声不好,天花板太低

名字不好听,面临严格的政策监管。

游戏陪玩往往会跟美女、交友联系在一起,摆脱不了“色情”和“不务正业”的标签。有行业人士表示,确实有人打着陪练的名义做着色情服务。

L君就明确表示,他无法接受他女朋友做游戏陪玩。H君则表示很多打着游戏陪玩名义来约炮。而有些全职从事游戏陪练的人员,也不被家人理解黄山目前治疗癫痫病的新技术,冠上“不误正业”的标签。

尤其是视频和线下陪玩的争议更大,面临更大的风险。很多平台明令禁止视频和线下陪玩,很多个人也会提出不接线下、视频陪玩。

正因为其带来潜在的社会影响,游戏陪练面临更为严格的政策监管。

此外,游戏陪练人员的职业前景不明朗。

游戏陪玩的门槛要远低于游戏代练。很多人选择游戏陪玩是秉着“反正自己也在玩游戏,顺便赚点小钱花花”的心态进来的。当然也不乏有些人就是冲着这个职业自由去的。有些人游戏玩的不错,还有百般才艺的,或者有天生优势的,比如颜值高、声音甜、幽默风趣,可以获得可观的收入,一个月拿到上万都是有的。

但整体上讲,这钱不好赚。目前这个行业是供大于求的状态。一位游戏陪玩Q群群主就表示,今年多了很多游戏陪练人员,他们那个群去年12月份创立,现在已经有500号人。

要想在这个行业长久发展,以此为生,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可能有些人想往主播方向发展,但是主播竞争也是很激烈。很多主播一开始满腔热情,但最终还是混不下去,转向其它行业。J君就是其中一位,他表示做主播不是你有才艺、会玩游戏就行,现在要想搏出位、获得关注很难,所以在坚持了几个月后,J君也退出了这个主播行业。

还有,游戏陪玩平台严重依赖几款热门游戏,商业模式有待挖掘

纵观各大游戏陪玩App、网店,游戏陪玩严重依赖于几款热门游戏,像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现在玩家对游戏的粘度在下降,如果没有持续的产品,游戏陪玩的持续性也会受到挑战。

收入方面,如果单纯靠游戏陪玩单量盈利,赚不到大钱,天花板太低。且如果平台抽成太高,很多人会选择私下交易。商业模式还有待探索。

不过,即使在面对监管、世俗的眼光,及有待挖掘的商业模式面前,很多资本还是看好这个行业。

去年下半年开始,资本集中入驻

无电竞不游戏已是时下火热电竞的写照。据腾讯电竞与企鹅智酷联合制作的《2017中国电竞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电竞用户预计在2017年突破2.2亿,2018年则预计达到2.8亿。

在电竞的大趋势下,游戏陪玩注定是市场上重要的一环。

如果说前几年游戏陪玩还只零散的出现在各大贴吧、论坛、淘宝、YY工会,那么现如今的各类陪玩App、专业陪玩教练平台的请问要怎么为我媳妇治疗癫痫呢?涌现则说明,陪玩业务已经开始被圈地了。资本近两年也已经开始入驻,比如,

——2018年3月,比心 (原 “鱼泡泡”)宣布完成由IDG资本领投的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也是迄今为止游戏约玩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此前,比心曾在2015年完成由网鱼网咖领投的50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2017年11月, “暴鸡电竞”完成45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老股东真格基金与晨兴资本跟投。暴鸡电竞成立于2017年1月,成立初即获得博派资本数百万人民币天使投资;2017年4月获得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融资,由真格基金和晨兴资本投资。

——2017年9月,猪队友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纪源资本GGV。

——2017年6月,葫芦岛市连山区金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泽科技)获得杭州东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九科技)800万A轮融资,公司估值7000万。

——2016年,开黑大师获得近千万融资。

显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游戏陪玩”越发受到资本的关注。但我们也看到,就目前来看,资本更多的还是看中大神带着飞这一刚性陪玩需求。因为资本入驻,也让这一领域具有更多想象空间。

结语

去年,“吃鸡”潮带动游戏陪玩需求的大幅上涨,各大厂商争相推出“游戏陪玩平台或增加这一服务”。

竞争加剧了。

目前的状况是供大于需,扎推的陪练人员,愿意花钱请打手的就那一小批人。无论是陪练人员还是平台,如果单纯靠陪玩单数盈利,天花板都很低。同时,它的监管难度大,不乏有人打着这个名义做一些不规矩的事,一不小心,就可能给平台带来灭顶之灾。

不过监管方面,只要平台提高自我要求,加强审核,就可最大程度的防止有心之人,当然,平台刻意为之又是另外一回事。对于那些正经做这个事的厂商来说,最大的困境在于商业模式。

现在,有些平台先开始聚集用户,采取不拿分成的模式;有些打造成电竞社区,提供赛事等服务;还有提供增值服务增加收入……大家都在摸索中。

游戏、电竞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虽然目前愿意花钱请打手的需求有限,但是开黑的需求是巨大的,潜力也是不可想象的。而这或许也正是资本看中这个领域的原因之一。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mwnng.com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