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创事记 > 正文内容

电竞产业现状分析 为什么说中国电竞是一条腿走路

来源:韶关新闻网   时间: 2018-07-13

 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电竞业务负责人Aaron认为:“电竞现在很火,但也很乱,热钱很多,但是烧钱的也很多,这是事实,不是说每个投资人都有很好的收益,,相比于竞争激烈、巨头烧钱的上游,我们进入的其实是下游,下游是什么,就是实体运营和场馆运营,我们要做的就是,满足所有电竞的企业

电竞产业这几年在国内有了迅速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选手开始加入,越来越多的赛事开始举办,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涌入,但是中国电竞却被人称做是一条腿走路。就究竟是何原因?这就要从中国电竞产业的现状进行分析了。

为什么说中国电竞是一条腿走路,游戏直播是产品的一笔市场费用吗?移动电竞的阿喀琉斯之踵在哪?俱乐部的未来将如何盈利?巨头围剿的电竞还有新的机会点吗?带着对今天电竞依然面临的种种问题,今天详尽地探讨了这个产业各个环节依然存在的现状以及突围形式。

国内近两年电竞市场投资对比

1、从投资总额上看。2015年电竞及相关领域投资为30亿以上;而到了2016年,电竞及相关领域投资更是达到了50亿以上。

2、从资本方向上看:由以游戏直播和赛事为主衍生出更多垂直领域的投资。

3、从投资主体上看:除了一直热衷于电竞的互联网从业者,还有像金融领域,农牧、化工等跨界领域也正慢慢进入。

另外,根据IDC发布的《2016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504.6亿元,占游戏市场销售总额的30.5%,同比增长86%。与此同时,2016年国内电竞市场的用户规模达到了惊人的1.7亿。其中,端游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333.2亿元,占端游市场销售收入的57.2%;手游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71.4亿元,占手游实际销售收收入的20.9%。

资本的高速推进令投资人失去方向从下游切入电竞市场

1、资本高速推进,上游竞争激烈而有些无序

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电竞业务负责人Aaron认为:“电竞现在很火,但也很乱,热钱很多,但是烧钱的也很多,这是事实,不是说每个投资人都有很好的收益,,相比于竞争激烈、巨头烧钱的上游,我们进入的其实是下游,下游是什么,就是实体运营和场馆运营,我们要做的就是,满足所有电竞的企业、团体、协会的电竞赛事线下场景化实现的多样性需求”

2016年年底,上市公司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与天津联盟电竞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联盟电竞)协议共同出资2480万元成立深圳赛格联众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赛格联盟电竞),开展电竞馆项目。为什么会布局电竞呢?Aaron提到:“赛格深扎华强北,科技基因一直走在前沿。随着近年来实体经济下滑,我们企业一直在转型发展,一直在摸索。”

“其实从几年前开始我们就会去举办一些电竞的小型赛事,但是电竞在国内一直是有起伏的,直到2014年开始,国家逐渐规范电竞市场,文化局相关场所的营业执照审批放开了,渐渐有了互动;然后行业里有了很多热钱,以王思聪为首的网红富二代以及海归一派带动起了电竞的投资热潮。一个是政策支持,一个是热钱追捧。”

2、下游或成关键突破口

根据艾瑞数据中国电竞赛事现状与模式分析,可以看到国内赛事主要以游戏厂商为主,头部赛事在增加秦皇岛癫痫病医院治癫痫方法有什么,各方逐渐加入赛事,具有杯赛、联赛等不同形式,地区也在不断扩大。因此,小编认为,协调好与厂商关于赛事举办版权的选择与合作、以及如何匹配好地域优势,将是下游赛事能否达成突破的一个方向与关键。

据了解,曾经的WCG,现在的LPL,赛场都会涌入2万以上的观众,一般只有世界级的决赛、半决赛才会有这样的场面。即使是像LPL这种级别的大师赛,也不是每一个赛事都有几万观众到现场,中间有一个断层,像很多这样的赛事,你就没有专业的场馆去做专业的事情,很多就把它移驾到地标性建筑的外面搭舞台或是商超,实际上整个成本会很高,也满足不了观众的电竞需求,如果是自己搭建一个体验的场馆,不说别的,单说场地租金,华强北如果不是赛格来做的话,街边两百平方一个铺位,租金就要800万/年,成本非常高。

一条腿走路的中国电竞传播渠道能否破围

1、中国的电竞传播:电视渠道尚未开放

电子竞技解说员乔纳森·比尔斯曾经评价过韩国电视对电竞的扶持和贡献,“十几年前,韩国政府能够支持电子竞技,提供专业组织的赛事,使比赛能通过电视台播出,推动了电子竞技成为了社会主流事业。”

在电竞传播早期,韩国电视媒体是最主要的渠道和平台。1999年初,OGN以独立专业游戏电视台的姿态成立,并且坚定地走电竞职业化之路。OGN争取到了赞助商的资金支持,将比赛放到大型场馆举行,并且请来了世界上最优秀的玩家参加比赛,不仅提高了电视台的收视率,还让赞助商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商机,进而投入更多资金,让韩国电竞高速发展。

这也是中国与韩国这两个世界上的电竞大国发展最大的不同:韩国电竞是由政府组织通过电视普及的,而中国电竞是由资本市场通过互联网推广的。

2003年4月4日,cctv5电竞节目《游戏风云》开播,这也是中国电竞第一次以节目的形式出现在主流电视频道中,可惜好景不长,后来因广电总局《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一文,该节目被迫于2004年6月4日停播。

时至今日,中国电竞虽然在电视领域上也曾涌现过像游戏风云、GTV等,通过付费加密的闭路电视渠道上过电视,但始终未曾进一步打开市场,电视端口迟迟未能打开。也形成了目前中国电竞只能靠互联网一种传播渠道一条腿走路的境况。

2、一条腿走路:依靠互联网自我“造血”

诚然中国互联网已经达到新的高度,目前电竞直播与转播方式也仍以互联网为主,但是电视渠道这一用户体量还是相当惊人的,观看人数远远高于互联网,其带来的广告费用以及广告效应是足以推动整个行业再上一个新台阶的,你能想象只能在互联网播放的NBA和只能在互联网播放的中国好声音可以达到目前的高度并卖出如此之高的转播费和广告费吗?电视渠道的开发,或将促使中国电竞产业可以更快的开启自我“造血”功能。

遗憾的是目前为止,整个业界尚不能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方式,或许只能慢慢地等待电竞用户基数的增长以及业态良性盈利模式的持续发展。

游戏直播:被定义为“市场费用”的游戏直播

1、游戏直播不赚钱,娱乐直播赚钱

游戏直播不赚钱,但是娱乐直播赚钱——这是目前中国多家游戏直播公司的现状。

《英雄联盟》的版权费、不断增加的带宽成本、主播明星的签约费,贵州癫痫病医院排行是导致游戏直播难以盈利的三大障碍。

“为什么说游戏直播现在是红海,因为都在拼《英雄联盟》,拼的特别凶,价格特别贵,就是在拼钱,就是在赌。”龙珠直播的VP赵旭枫这样说到。

直播的核心是需要有一个不断产出内容的源头,而游戏无疑是一个非常合适的载体,它有源源不断的内容生产,而作为优质的直播内容,电子竞技赛事版权日益受到重视。据了解,市场上80%的用户资源集中在《英雄联盟》,前段时间就传出腾讯《英雄联盟》LPL直播版权卖出了2000万/赛季超高价位。

那么这样做合理吗?龙珠赵旭枫认为,高价的版权费,可以加快行业的轮替,提高行业的门槛,如果没有版权规范,那整个行业可能会经历一个更痛苦不赚钱的阶段。

“游戏直播选手的签约费用也很高,他的性价比就是给你带量的。其实秀场很赚钱,美女主播很赚钱,要去赚钱很简单,我们不签大牌就行……”

她指出,直播行业理论上的模式是:提供平台,主播在平台上表演,观众打赏,平台和主播利益分成,而观众也看得开心。但中国的直播行业是平台花大钱去签主播,而这些主播的工资可达年收入百万甚至千万,而平台则长期亏损,这其实是违反市场规律的——而一些明星主播赚得多,不会为几块钱的礼物取悦观众,所以很多游戏大主播的礼物流水其实非常低。

资深电竞人士tibo指出:游戏直播光是原画级别1080p的带宽成本就够高了。他举了3年前一家游戏直播公司的例子,这家公司一个月的带宽成本5000万,这5000万里面大概有4000万是在游戏直播这的,那个时候该平台的dau是300万,每年带宽成本高达3至4个亿。

对于游戏直播公司来讲,游戏直播更多是市场行为,相当于一笔传统市场费用,游戏直播做IP、办比赛,就是为了推广直播平台,为了做用户,跟NBA一样。

2、IP价值转型内容价值或成未来方向

2016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组委会赛事中心总经理李天庆认为:“目前国内电竞直播平台尚未成熟,随着赛事增加和游戏种类丰富,未来游戏直播用户规模有望超过一亿人次。直播平台聚集众多流量,变现渠道丰富,但目前主要集中在增值服务上,一旦各家将商业模式拓宽到游戏联运、广告及会员订阅,其市场规模将同比增加300%以上。个人直播带来的粉丝群体转化将会带来百亿级电商销售额,明星主播可通过开设电商利用粉丝经济将流量变现。而赛事直播带来的潜在赛事竞猜市场可能达到千亿级规模,游戏直播平台作为流量入口将会瓜分其中大部分的流水。”

小编认为:未来直播平台将减少对明星主播的依赖,最大化地凸显平台价值,创造品牌价值。从IP价值转型到内容价值,这是接下来游戏直播的发展方向。

电竞与直播就像一对孪生兄弟,游戏直播取代的是传统视频网站的市场份额,明白了这两点,对于游戏直播未来的发展方向或许会较为清晰。当下市场上的用户多是跟着直播明星走,并没有扎根于直播平台,以传统视频网站为范本,打造一些自有内容。在游戏直播领域,当下已有部分直播平台正开始打造明星联动、脱口秀等栏目,有了这类发展方向的趋势。

但是鉴于游戏直播平台在经验、资金方面尚与传统视频网站实力差距较大,短期内可能还很难看到自有内容精品的批量出现。但长远来讲,如何突出直播平台在赛事直播、高价竞争主播方面,重度烧钱、巨头争霸的重围,用内容的深度“感染力”激发客户需求,加强赛事垂直内容的打造将是一个方向。

移动电竞的阿喀琉斯之踵:观赏性癜痫治疗热线与世界性如何破?

1、移动电竞产品自身瓶颈

WE俱乐部创始人周豪在今年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什么游戏才能称之为电竞项目?

第一个点是公平性和竞争性,这一点很好理解。首先它是P2P的,人脑对抗,它不是靠钱、氪金就能赢过你的,它是很公平的。

第二个点,观赏性和观众基数。现在《英雄联盟》很多玩家不玩了,但是还会看比赛,它的观赏乐趣必须要大于它玩的乐趣。很多游戏是玩的乐趣大于观赏的乐趣,这样的游戏不能称为电竞游戏。当然它的前提是有足够多的人玩,不然他就没办法把游戏用户培养成赛事用户。

第三个点,世界性。如果一个游戏不是世界范围的,它不能形成一个国家的荣誉感,就像奥运会一样,要满足这三个条件的游戏少之又少,只有拳头、暴雪和V社的一部分游戏是可以达到这三个要求的。

很明显当下市场上的移动电竞产品还不足以达到这3项指标,《王者荣耀》虽然DAU很高,但是当用户有时间选择观看《英雄联盟》或是《王者荣耀》时,王者荣耀作为移动电竞产品体验的便捷优势就不能体现出来,反而受限于观赏性的劣势,就像FIFA游戏再好玩,用户也会更多会选择观看现场直播的球赛;其他的产品像《炉石传说》、《皇室战争》则不能在游戏的公平性上做到平衡,观赏性也因为竞技性和娱乐性的差异过大不能形成足够大的赛事规模。

还有,那这些游戏又有多长的生命周期呢?能不能达到5年以上的生命周期去培养生态呢?这是我们要去质疑的问题,电竞怎么样能持续地滚雪球,而不是滚到一半的时候散掉呢?它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和寿命等待市场上的没玩过《英雄联盟》的用户成为主力消费,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2、移动电竞产品方向探讨

电竞的本质和核心是游戏;游戏兴则电竞兴;游戏衰则电竞衰。早些年是以魔兽争霸为主的电竞赛事风起云涌、随着DOTA的普及、魔兽争霸的衰败,以DOTA项目为主的电竞赛事更受欢迎;风水轮流转,这几年英雄联盟的持续火爆催生了一大批以英雄联盟项目为主的电竞赛事。基本上以10年为一个周期,电竞永远存在,变的永远是游戏项目。

在今年HPL的总决赛上,英雄互娱CEO应书岭也谈到了当下移动电竞应该是“产品开路,电竞跟上”的大方向,移动电竞目前最迫切的,无疑便是产品的突围。

关于移动电竞产品,业内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认为卡牌是最接近移动电竞爆款的,因为作为载体的卡牌与端游卡牌产品差异较小;有的认为RTS类产品在削弱操作性增强策略性之后值得一试;也有的说法认为MOBA游戏是唯一被证明过可以在新时代老少通吃的电竞产品。

小编倒是认为自电子游戏竞技形成以来,所有爆款产品从CS、星际争霸、魔兽争霸、再到dota、英雄联盟,均是欧美大厂的产品,这些产品也都被用户认为是更具观赏性的原型产品,这就造成国产游戏,如果不能出来移动电竞的原创爆款,国外的大作则无形中成为了移动电竞产品一个有形“门槛”。

包养下的俱乐部:如何找到盈利模式

1、俱乐部自产内容不易靠资本“包养”

曾经著有《中国电竞幕后史》的资深电竞人士bbking曾经在某网站发表过对与当下电竞俱乐部的看法:“目前俱乐部对选手来说是大锅饭,选手做多做少,都不是自己的,所以有的选手退役了自己开个淘宝店,马上就做起来了,可是为俱乐部做推广就没什么动中药治疗癫痫力。而且,对于现在中国大多数俱乐部来说,淘宝店和商业活动的收入所占比例都不大,因为曝光渠道只限制在互联网上,所以投广告的商家量级都不大。”

俱乐部收入大头,比较稳定的就两个部分,冠名赞助、有壕出钱。

这两个部分,不需要选手去做很多商业活动,也就不需要什么太多的选手包装,俱乐部的管理层一旦看明白这个事情,也就不会去强制选手来配合商业活动,也造成了这件事情的死循环。俱乐部自身生产内容有限,靠“包养”赚钱。

另一个原因笔者认为是因为播出渠道过窄。

电竞播出渠道,仅仅只有互联网这个部分,但是有直播观看习惯的人在互联网中,都是比较小众的,说白了,就是互联网的发展量级还是跟传统电视渠道没办法比,电竞还是太年轻。大的广告商不能通过电视渠道进来,那么比赛的转播权就卖不上价,赛事不值钱,俱乐部就分不到钱,只能依靠资本的包养,或是与直播平台签订协议,将选手签约到直播平台进行一定数量的直播从而换取一定的费用。

2、俱乐部衍生领域拓展

现在活得不错的俱乐部,都是大壕包养的,基本不做什么商业活动。这种模式最大的问题就是一旦市场上的热钱散去,俱乐部很可能将瞬间死亡。

VG俱乐部CEO陆文俊提出了一个自己的观点:现在的俱乐部基本上是独立的IP,俱乐部所有的投资人,比如说像王思聪,都是有资金上的支撑,所以资金上面会比十年前增长很多。加上赛事有很多第三方的赛事,职业俱乐部在管理上面的压力相对于现在并没有那么多。

现在俱乐部说商业化时代是什么,俱乐部是不赚钱的,怎么把俱乐部的IP打造成核心的价值呢?这也是俱乐部目前在做的两个东西,像VG俱乐部,VG俱乐部就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就是在做电竞综艺的娱乐节目,还有一个就是主播竞技。这些东西它的核心还是VG俱乐部,让VG带出两个衍生品牌,带来利益的最大化,未来的电竞跟现在的传统体育比较相似,从自己的俱乐部扩展到其他的行业,俱乐部给其他行业带来的就是品牌价值的提升,这就是目前在做的,也是未来必须要做的。

3、MLB获得《英雄联盟》转播权美国传统俱乐部依靠转播费生存

2016年,拳头公司将英雄联盟的转播权卖给MLB。

WCA李天庆认为:这对于双方都是共赢的,拳头方获得可观的收入来加强后续的赛事运营,而MLB也可以通过用户体验来了解年轻群体的习惯,针对性地提升用户体验以及寻找新的收益点。而此模式也正是传统体育运营多年最可靠的方式,可以被其他赛事主办方所效仿的方式。传统体育产业规模之所以庞大,除了体育运动形式比较容易被接受和理解之外,巨额的赛事转播费才是养活了职业球队以及联赛等活动的重要原因,毫不夸张的说,赛事转播费就是传统体育持续运行的血液。

在美国,传统体育公司都是通过将转播权所得的费用分发给联盟或是赛事旗下的俱乐部从而解决俱乐部发展难题的,如MLB、NBA等比比皆是,拳头公司将《英雄联盟》的转播权卖给MLB对目前国内《英雄联盟》转播并不会造成实际性的影响,但国内电竞业态或许可以观摩借鉴,取长补短。

结语

行业的发展都是在一次次的突围中再生的,中国电竞过去几年给了资本市场与用户无数惊喜,但相较于资本市场的快速增进,电竞产业链似乎仍没有真正的形成一种规范有效的生长模式,这也是对产业进一步突破的一种催促。2017年,谁将破局,谁将突围,拭目以待。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mwnng.com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