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德甲 > 正文内容

2016DEAS峰会主题论坛:IP撬动文化产业链整合

来源:韶关新闻网   时间: 2018-07-13

简单一句话,我觉得IP所谓的消亡或死亡肯定有一个生命周期,肯定不会是短时间一两年的期限。中国人五千年的文化,我们前辈用了几千年的智慧遗留给我们很多内容和文化,这些东西都可以逐步转化成IP,我们应该做的就是要把这些东西传承下去,我不太觉得明年的IP是衰弱,没有说爆发,但应该是

12月27日,2016DEAS峰会的最后一个内容是多人会谈,由爱奇艺王世颖、翔通动漫王伟志、苏宁聚力传媒王浩、北京漫言星空颜开、新创华赵杰为大家一同带来。对于超级IP,几位嘉宾发表了各自的看法:产品需要先做好,IP会给产品带来多样化;IP的受众十分忠诚,但好的IP产品能够让作品受众以外的人群也收到感染,并二次挖掘;作品如果能够让读者获得情感投射,这才是真正优秀的作品;超级IP需要在业内出类拔萃。

以下是现场讨论内容:

王世颖:大家好!感谢大家坚持到现在。我今天头一次作为主持人。今天主要是跟大家探讨一下IP的问题,在座的几位嘉宾所在的公司都是在不同的领域,但这些领域都是跟IP有密切关系的。现在有请各位介绍一下各自的公司,以及各自负责的业务。

王伟志: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是翔通动漫副经理王伟志,成立于2003年,大家觉得新媒体动漫是一个非常热的行业在2003年的时候在国内是没有新媒体动漫的这个字眼的。那个时候我们主要是给香港迪斯尼,日本的KDDI,给东南亚、中日韩地区作服务外包,美丽的外包,动漫元素的设计还有IP的设计,在整个外包过程中,我们诞生了一个形象,今天来了很多北上广的朋友,你们在楼宇广告看到非常环保和非常正能量的就是来源于我们公司2003年产生的一个存活率比较好的IP形象。我们也用一些小的IP,2009年时候所有计划纳入文化产业鼓励政策以后,我们借助这样一个好的产业政策的风口,迅速的把整个产业链扩大,从动漫、游戏、研发到运营一起做新媒体动漫的整个领域。2015年4月份,我把整个动漫13亿卖给A股的一家上市公司。

我们在东南亚和日本做的一个《猪来了》社交类的游戏,反响非常好。国内游非常多的好的内容,我希望和合作伙伴一起把更多好的内容,好的IP能够传承下去,为行业服务。谢谢大家。

王浩:我是聚力传媒,前面的名字叫PPTV,因为总体要求我们做了更名。我们是互娱这个板块,也是苏宁集团在文创方面的板。PPTV本身是一个视频网站,所以会有一部分流量业务,行业渠道业务这一块是原来基础性的业务,除此之外,我们还在做发行的业务。同时我们会面向国内,以及海外,海外初期会以东南亚、港澳台、韩国为主,然后进行全球游戏的发行。我们目前在做传媒这一块主要面向精品和电视剧、电影、动漫相结合的互动类的产品,基本上这一类产品都是定制开发的。另外,跟开发商会建立一个比较长期的合作关系,我们会来出IP,会跟开发商以及IP方三方共同打造精品的游戏内容。这个是我们目前的主攻方向。

因为集团内部有比较丰富的资源,横向可以跟苏宁集团各项业务板块,线下各项业务联动。我们在投资上会通过基金的方式对上游优秀企业进行投资,可以成立合资公司参股甚至控股的形式进行合作。后续希望我们整个行业内相关IP方以及我们优秀的研发方,希望甘肃癫痫病治疗我们后续能够建立更广泛的合作。谢谢大家。

颜开:大家好!很荣幸来到这么美丽的厦门,我是来自另外一个次元的,各自更多是来自游戏次元的,我是来自漫画次元的。今天是来进行破壁之旅,希望漫画能够跟各位在座的达成合作和联姻,我是一个漫画家,在这一行作的时间和中国新漫画的时间一样长,我是中国新漫画的第一个职业漫画家,出了中国第一版漫画板。

我有七年时间跨界做过文化,我组建了自己的颜开文化,我现在有一家新公司是漫言星空,我们是一个漫画原创团队,致力于不断的给我们产业链提供原点的漫画IP,想出一个漫画IP原点优质内容集成供应商,现在我们主要在北京的雾霾底下活动,有一个大约40人的团队去创作作品,我们在外围还有很多签约的漫画家以及下属的工作室,合作工作室和参股工作室。希望可以为大家提供更多原点IP作品。目前,已有的作品大约有六七十个,已经在改编的包括神经榜做过的电视动画和之后要做的影视话以及院线作品等许多的IP,希望在这里可以破壁和大家联姻成功。谢谢。

赵杰:大家好,我是上海世纪华造文化形象管理有限公司数码事业部总经理赵杰。我们公司主要是一家从事动漫品牌授权的品牌代理公司,在品牌授权这一块从事了将近15年左右,在我们独家代理的30多个动漫品牌中比较著名的品牌有宇宙英雄,樱桃小丸子,名侦探柯蓝等,我所在的数码事业部主要和大家关系比较紧密的是从事线上产品游戏和授权业务。包括今天上午掌趣发布的一个手游跟我们也有合作。除了数码授权这一块业务以外,我们今年还在其他领域有其他的一些授权,比如说奥特曼50周年的全国巡展,柯南25周年的全国巡展,除此以外还有传统的线上商品化的授权,视频的跟播等,欢迎大家来跟我进行线下的交流,寻求更多的合作机会。

王世颖:我们可以看到头部内容占有更多份额,在视频领域也是一样,绝大部分的流量和钱都集中在头部内容上。到了IP这一边,所谓的头部IP我们通常把它称之为超级IP,好象业界有这样一句话:得超级IP者得天下。接下来大家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样的IP才可以称得上超级IP您认为最好的超级IP是哪个?

王伟志:还是要看IP的可拓展性和可塑性。对影视来讲,前一段时间拍的第七部电影和美人鱼就是这方面非常好的案例。IP其实对于我们研发团队来讲,是锦上添花的作用,并不是雪中送炭的作用,我不太认可通过一个好的IP就能砸出一款爆款游戏出来,游戏的本质要先回归到产品要够OK,再嫁接上好的IP因为好的IP对受众和粉丝量会带来后续的可拓展性,能够做一个好的游戏。我个人喜欢梦幻西游。

王浩:我对IP这个词都不是特别感冒,我记得最早听说这个词是三年前,我特别不理解,是什么意思,什么叫IP不懂。后来我花了很长时间去理解,这个是国人造的一个概念,我们希望给这个套一个皮,这个皮是你相对比较熟知的东西,这样你会对这个人更相对来说容易去认识他,这个是IP之前形成的认同。如果IP深挖的时候,如果称之为一个超级IP,一定会有几个核心点:第一个,核心的受众,这个IP覆盖的受众要非常的忠诚,真的特别喜欢这个IP带来的文化的味道。第二个,要成为超级IP的话,由这些核心的粉丝群体上的人还能拓展到其他更广阔的群体去,能让非主体文化的人也能在这个IP形成的文化产品也好,还是形成这样一个氛围也好,能够可以形成二词演怎么减少羊角风带来的伤害呢?艺和进一步开发和理解。

这两个用户的基数是这样的。今年我们在中间的时候,我们曾经上了一个魔术世界,我们当时拿了独家,因为魔兽世界对我们影响非常大,游戏拍出来以后,是不是核心项魔兽的玩家就认可了,但是看到最后的票房创造出的,尤其在中国创造了很牛逼的成绩,或者说这些成绩是由这些核心粉丝去创造的,然后因为粉丝影响了一部分,最终才是这个影片本身制作的问题,所以止步于15亿。前两个他都具备了,那就有第三个,第三个内容是要有一个时间上的酝酿,就像好酒需要酝酿很多年以后,需要很多的积累。这个时间在经过很多年最后爆发出来形成的。像盗墓笔记都是这样的。如果今天刚画了一副画,卖掉了,花一天时间画了一副画,要花一年时间去卖,也许需要画一年,一天就卖掉了,这都需要积累。

还有调性的问题,这个调性就是IP本身和做出来的东西和你原来的IP是否能匹配一样,调性是不是一样,如果不一样,可能吸量的效果还不错,但到后来的变量就不一定行。我认为,中国超级IP的是三国,西游,我们现在目前有一个跟完美联合发行的产品,叫西游俘妖篇,在今年春节会上线。

王世颖:我认为颜总的雪冤应该也是超级IP,经过时间的沉淀。请您来谈谈这个问题。

颜开:IP这个词也是最近几年发明出来的。说得直白一点,超级IP就是超级文化品牌。我说漫画这方面,因为我作这一行。从漫画的角度来讲,我们漫画人经常会说:漫画的故事是要大于漫画作画的,漫画的决策是要大于漫画的故事。决策的魅力会站在最高点上,我个人而言,决策并不是最高点,最高点是你的作品给读者,粉丝带来的情感投射,这个投射在她的思想上,投射在她的生活当中,形成童年,青年少年时期的回忆,这个才是最高点。如果一个作品能够让读者每一次看到的时候,就回忆起我的那几年的时光,也许这一辈子他都会为这个IP去消费买单。

打一个比方,我从小看机器猫多拉A梦,现在我也会带我女儿去看机器猫大电影,一直到现在,在家里买一个洗发水都会可能买蓝胖子包装的洗发水,在这样的状况下,我觉得一定是经过时间沉淀和积淀的,而且进行过无数次的迭代和到进化的IP,才能称之为超级IP。现在网络上可能有很多数据很猛的作品,大家称之为IP,超级IP,但从我个人而言,它没有经济时间的沉淀和进化,只有经历过时间的沉淀和进化,并且原创作者或者是原创团队还在持续为这个IP奉献力量,在持续的进行迭代创作的时候,这个IP在未来才具有无限大的价值。我们漫画角度而言,比如说龙珠等这些都是逐渐沉淀下来的。

包括比如我自己的雪冤的IP,它创作于20年前,虽然不是一个很棒的作品,是当年我的处女作,但是我每一年,每一次去参加不同的活动都会遇到当年粉丝过来跟我说颜老师,我看过你的雪冤,你的IP的。在今天会场上也遇到了七八个。像这样的作品我觉得它是有机会成为超级IP的,当然前提是我现在用我的团队和我所有的在这个新时代获得的一些新的资讯和新的经验,重新去继续打造和创作迭代产品,它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超级IP。

赵杰:所谓超级IP,我觉得必须符合以下几点:首先,它必须是它所在的领域里面出类拔萃的作品,或者是独树一帜的作品,比如我们提及机器人动漫题材我们会想到变形金刚,侦探题材我们会想到名侦探柯南。这些都是独树一帜的作品。

保定权威癫痫专科医院 第二个,能够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在自己的领域里扩张辐射到其他领域里面去,具有一定的变现能力,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点。。第三个,前面颜老师也提到了,是需要时间的积累。近年来,国内涌现出许多不错的优秀的作品,但是好的作品并不等于好的IP,只有经过时间的积累和沉淀以后,时间的考验以后,符合这三个条件以后才会认可它是一个超级IP。

王世颖:谢谢赵总。下一个问题我分别问四位,首先还是问一下王总,王总刚才您提到了您公司有一个叫绿豆蛙的卡通形象。我一直认为是日本的,有点像HELLO。这种卡通形象的IP向外延伸的话,您这里大概衍生了多少品类的产品?

王伟志:这就是当年火凤凰最早期的美术人员,画风有些带着日系的风格。包括现在来讲,因为日本人比较喜欢中国的美食,现在我们用的美食系列,包子、馒头就是在中国很简单的美食,把包子做成一个形象,串成系列的编剧。目前来讲在日本的运营商平台上发行得好一点。

王世颖:这个IP未来怎样打算进一步培育?

王伟志:现在主要做公益类的,跟国内30个省做成公益片,像厦门也会看到像文明出行这样的宣传片。

王世颖:下面问一下PPTV的王总,刚才有演讲者说今年影游联动做得不太好,您认为怎样做才能做好影游联动?

王浩:IP这个东西调性不是一个东西,有一次举过一个例子,根本不是一个调性的东西没法往一个方向去,IP能否治百病,我觉得IP不能治百病,首先最开始制作的时候两便真正能联动起来才联动。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做游戏的时候游戏开发有周期,电视剧制作也有周期,两边的利益不是完全一致,所以要找比较好的适合时间点,当时爱奇艺花的花千骨就是最成功的,流量、产品品质和当时产品上线的时期,刚好所有都齐备,就OK,就成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但是在花千骨之后有很难复制像花千骨的成功。像明年一季度末的时候会有跟动漫结合的产品,本身是一个国漫的产品,设计时候是按游戏制作的,里面所有的人物、细节都是一样。还有一个电视剧,这两部产品都是在开始结合时就把剧的素材跟游戏素材融合。

王世颖:您尽量保证他们同步推向市场,这样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

王浩:制作的时候素材也在一起,上来玩的时候就觉得就是这个东西做出来的,契合度比较高。

王世颖:问颜总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最近夏天搞了一个事,老板跟画家之间产生了矛盾,您这边下边也有很多这样的作者,你怎样处理这个事?

颜开:稍微讲一点,因为我跟老妖也算是好朋友,我们是硕果仅存的几颗。大约在十年前我就问过这样的问题,我说你好像在包装作者,把作者当明星打造,我的想法可能和你不同,我可能更看重是美漫的模式,更希望是作品在前面,作者在后面,更希望把创作作品作为第一位,不要让漫画作者在台前迷失了自己。漫画作者永远应该是站在作品幕后的,应该让自己作品当中所创造的角色站在台前,因为自己在成为明星,可能就是风光几年,但是可以看到你创作的作品,不光是机器人还是蝙蝠侠,可能在未来世界上生存的生命力比你自己本身的生命还要长久,这对于创作者而言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可能因为是方向性的不同,大家聚集的也是不同方向的的期待。我们这边的作者更多是希望自己在作品后面,我们本身也是采用集体头脑风暴以及有怎么治疗癫痫病目的、有策划的创作很多的IP作品。比如说我们新海标师,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持续创造了八年,神仙榜已经持续创作了八年,我们保证只要在初期经受过市场考验的作品,我们觉得它有机会能够在未来真正成为IP品牌的作品,我们会持之以恒的创作它,会持之以恒二十年如一日的创作它,创作的漫画家会迭代,以及创作团队也会迭代,保证我们的作品持续的创作下去和持续的能够跟得上时代,这样才觉得我们是真正能够为这个行业不断的输血,不断的提供最前端的原点创意IP的内容供应商。

王世颖:问赵总的问题可能也有点尖锐,刚才有一个深圳的CEO也提到过,在日本拿到IP,沟通很麻烦。你跟日本合作很多,对这个问题您是怎么解决的?

赵杰:我们这边也是跟日本版权方打了多年的交道,主要还是从产品出发,因为我觉得做一款好的产品,IP所带来的意义应该是给予粉丝的认同感,粉丝对于产品来说是固定的群体,但同时可能会省下一定的宣传费用,把IP导入到游戏中,但是同时对游戏产品的要求会相当高,对开发商深入的了解和把握,以及游戏的结合度的要求会相当高,所以这边主要还是从游戏本身的质量出发,只有游戏跟IP、玩法结合,这样才会做出一款相对完美的作品。

王世颖:谢谢赵总,我最后问一个问题,还是要四位回答。刚才也提到IP这个词兴起来到现在也就是三年时间,去年这个时候有人说IP已死,2016年IP就不会火了,现在看来2016年整个IP市场还是不错,大家预测一下2017年整个IP市场有什么新形势、新变化?

王伟志:简单一句话,我觉得IP所谓的消亡或死亡肯定有一个生命周期,肯定不会是短时间一两年的期限。中国人五千年的文化,我们前辈用了几千年的智慧遗留给我们很多内容和文化,这些东西都可以逐步转化成IP,我们应该做的就是要把这些东西传承下去,我不太觉得明年的IP是衰弱,没有说爆发,但应该是平稳的传承下去。

王浩:可能会有几个变化,第一个围绕IP进行打磨的时间会更多,大家觉得粗放式的方式已经不行了,所以会进行更深入的打磨。第二,可能有一些精品的海外IP还会进入到中国,因为中国基本上端游转手游这波已经空了,当年只要上10万的IP都做手游了。基于目前网络文学的部分,因为之前受限于各种条件,可能会在各种动画、漫画,再做电影,可能在明年或后年还有大作出来。可能是绝对一线阵容的大片,一定是头部顶级的IP资源。基于游戏的制作也要留出充分的打磨时间,我认为还是可以出精品的。

颜开:未来2017年的状态,应该是曾经在市面上叫嚣说是大IP有可能会被淘汰掉,越来越多的精品IP会开发出价值。因为之前的状态,很多大的机构手里面囤了很不错的IP,如果要脱颖而出,就要深度的开发,作出更多的精品。我也认为2017年漫画方面的IP,有更多的漫画IP会脱颖而出,会冲出来,因为网门的IP已经被瓜分殆尽。

赵杰:2017年的IP选择没有过去的狂热,厂商是趋于理性化的选择IP。像游戏产业,腾讯和网易基本上市场份额70%以上占掉了,大的厂商还是会选择超级热门的IP进行泛娱乐的产业链的打造。中小型的厂商也需要IP导入用户,所以2017年IP整个走势还是比较平缓向上的。

王世颖:谢谢赵总,今天圆桌就到这里结束了,谢谢大家。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mwnng.com  韶关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